“一身汗、一臉黑、一身怪味兒”的老焊工丁衛松 把兒子領進了這扇門

2020-08-04 11:44:24 周國棟

7月30日下午,剛剛結束的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浙江選拔賽上傳來好消息:寧波技師學院16數控焊接(五)班19歲的丁澄洋獲得焊接項目第一名,入選由浙江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組織的浙江省集訓隊訓練,為參加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全國選拔賽儲備浙江力量。

“將門無犬子”。丁澄洋的父親丁衛松,是紹興柯橋水務集團排水有限公司老焊工,從事焊接工作30年,曾獲得全國技術能手、浙江省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,是丁衛松國家級技能大師工作室領銜人——成立于2012年11月的工作室,擁有100人同時上機操作的電化教室,配備20多臺國家焊接比賽專用的培訓設備,并承擔了帶徒傳藝、技術創新、成果轉換、技術交流等多項職能。8年來,丁衛松技能大師工作室先后攻克46項技術難題,獲得國家專利42項,其中發明專利6項。2019年,丁衛松技能大師工作室被人社部、財政部授予國家級技能大師工作室項目單位。

電焊并非最初選擇

“電焊不是我最初的選擇,因為從小就看到爸爸經常帶著‘一身汗、一臉黑、一身怪味兒’回家?!鄙砀?.83米的陽光男孩丁澄洋說。

2016年,中考成績不怎么理想,接下來的路該怎么走?16歲的丁澄洋感到迷茫。

“學一門技術,踏踏實實做一名技術工人?!备赣H丁衛松開口了。但家里人的反對聲此起彼伏。

在行業里,焊接被稱為“最不要臉”的工作,因為工作的時候要戴著面罩,臉上不蛻掉幾層皮,眼睛不紅痛幾次就入不了這個“門”。丁衛松的臉上、手腳上就留下了許多傷疤。

同時,污水管道維修焊接工作更是又苦又累。身上沾黑泥,鼻嗅惡臭,電話一響,通宵作業……由于長期浸泡在污水里,丁衛松患了苔蘚皮膚病,太陽一曬手一撓就會發紅,奇癢難忍。

“記得有一天,爸爸一身黑臭回來,衣服一脫,看到他全身皮膚出紅疹?!倍〕窝髮?年前丁衛松的一次搶修工作仍記憶猶新。

2013年8月,丁衛松接到管道泄漏報警電話,位于紹興北大門的濱海工業區馬安鎮—家污水處理廠,管線上一只排氣閥嚴重泄漏。當他趕到現場,發現污水已經流進農田。

如果按正常的搶修程序,從停止管道運行,抽干窨井里的水,然后下到窨井里關閉閥門,至少需要3個小時,將造成不良的社會影響,并給公司帶來較大的經濟損失。危急關頭,丁衛松一個縱身,跳進污水中去關閉閥門。他先后3次潛入水中,污水長時間地浸泡侵襲肌膚,丁衛松全身很快起了反應,十多天出疹發癢難以治愈。

做個優秀的電焊工

2016年,丁澄洋懷著矛盾的心情走進了寧波技師學院。當年,恰逢學校世賽項目焊接技術集訓隊選拔人才,丁澄洋通過學校層層篩選,入選集訓隊。

集訓隊的訓練是艱苦的。丁澄洋也曾打過退堂鼓,覺得這個專業實在是太苦了,酷暑中,穿著厚厚的防護服在近40攝氏度的車間里訓練,被汗水浸透的T恤能夠擰出水來,被焊接濺起的火花灼傷眼睛、燙傷皮膚是常事。

“爸爸,我不想學了,高中同學問我現在學什么,我都開不了口,以后當名電焊工感覺抬不起頭來?!?017年暑假回紹興,丁澄洋一度想放棄。

第二天,丁衛松帶著兒子來到了他工作的車間。丁衛松穿上厚厚的橘色工作服,扎穩馬步,兩塊鋼板在一道藍色的電弧之后凝結在一起。而那焊縫上一片片整齊均勻的鐵“鱗片”讓丁澄洋感到神奇——父親是怎么做到的?

在丁衛松辦公室里,擺滿了浙江省五一勞動獎章、浙江省勞動模范、享受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高技能人才等榮譽證書。俗話說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狀元”,丁澄洋覺得爸爸就是電焊行業的“狀元”。

“今后的電焊工已不僅僅是我們傳統意義上的電焊工,你知道嗎?世界上生產出來的金屬制品,75%需要焊接,大到飛機、火箭、潛水艇等大國重器,小到鍋、盆、菜刀等生活用品,焊接技術的好壞直接決定了產品的質量?!倍⌒l松對兒子說:“作為一線技工,我對這個‘工’字有著特別的理解,‘工’字既是工人的工,也是工程師的工。要成為一名優秀的工程師首先要成為一名優秀的技術工人?!?/span>

這時,懵懂少年似乎有了清晰的目標:做一名像父親一樣優秀的電焊工!

追求創造完美產品

在學校里,丁澄洋開始專心學習電焊技術,慢慢享受焊接給他帶來的樂趣:當漆黑的夜晚,一道道強烈的電焊弧光迸發時,是多么炫酷;一縷縷紫藍色的輕煙飄揚時,是多么優美;均勻整齊的鐵“鱗片”發出耀眼的金屬光澤時,電焊工是多么幸福。

丁澄洋的實訓指導老師夏琦男介紹,在校期間,丁澄洋先后獲得了全國工程焊接系統手工焊第四名,浙江省中等職業大賽中職組焊接第一名。在訓練過程中,他學會了思考,2017年,他和同學研究的“臂掛式電焊工作臂包”獲得國家專利。2019年,在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寧波市選拔賽中,丁澄洋以總分第一的成績,代表寧波市參加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浙江省選拔賽。

丁澄洋獲得浙江省選拔賽第一名的好消息傳來的當日,丁衛松正在車間里帶徒弟。聽說兒子取得好成績,他推了推眼鏡,欣慰地笑了。丁衛松不禁回憶起上世紀90年代末,他還在馬山熱電廠修理鍋爐。一次廠里鍋爐大修,請來一個師傅焊接高壓管道。借著端茶送水的機會,丁衛松“偷”學起了焊接?!皩χp隙焊,就像裁縫師傅一樣。我也想做個鋼鐵縫紉師?!?/span>

丁衛松知道,經過4年磨練,兒子也像自己當初一樣,愛上了電焊。接下來,他還要將作為一名工匠應具備的、創造完美產品的極致職業追求傳給兒子。

微信圖片_20200804114112.jpg微信圖片_20200804114104.jpg

成本人片在线观看_男女下面一进一出视频_亚洲色国产欧美日韩